1. <dd id="4jsf2d"></dd><u id="4jsf2d"></u><code id="4jsf2d"></code><div id="4jsf2d"></div>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"4jsf2d"><address id="4jsf2d"></address></fieldset><li id="4jsf2d"><u id="4jsf2d"></u><em id="4jsf2d"></em><i id="4jsf2d"></i><acronym id="4jsf2d"></acronym><address id="4jsf2d"></address></li><blockquote id="4jsf2d"><th id="4jsf2d"></th><tt id="4jsf2d"></tt><u id="4jsf2d"></u><li id="4jsf2d"></li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6owx1u"></blockquote><q id="6owx1u"></q><center id="6owx1u"></center><ul id="6owx1u"></u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> 招商引資> 天現場報碼,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現場報碼,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 2020年01月18日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低頭看著自己小得可憐的腳,不住地歎息,什麽也不能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俗話說的好“父愛如山,母愛似海!”這句話說的一點兒也沒錯。父愛是偉大的,是嚴厲的,也是慈祥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愛是偉大的!記得天現場報碼上一年級時,我和小朋友們在我家樓下的沙堆裏玩。我們在比賽“跑沙”,當看到那些小朋友都沖了過去,我想:我能沖過去嗎?他們都沖過去了,我也一地的那個可以的!想著,便像離弦的箭沖了出去,他們見了,都議論紛紛,有的說:她一定能獲勝!有的說:她肯定沖不過去!還有的說:她肯定會摔倒!果然不出他所料,我剛跑到一半,便摔了一跤。他們見了,都大吃一驚,頓時亂成一團!我感到頭昏昏沉沉的,一會就什麽一不知道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我醒來時,發現爸爸焦急的眼睛吃驚的望著我。我見了便一頭鑽進他的懷抱裏哭了起來。那天爸爸抱著我去醫院擦藥,晚上爸爸又抱著我回家,我躺在爸爸的懷抱裏漸漸睡著了,可父親卻一晚一眼沒合。當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發現雙眼布滿血絲的父親正輕輕地搖著我。那天,爸爸還要抱著我去醫院換藥……是啊!父愛是偉大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親的愛是嚴厲的!記得上四年級的時候,我英語考了100分,我拿著滿分的試卷回到家,遞給正在看電視的父親,心裏美滋滋的,心想父親肯定會表揚我的,沒想到,父親卻對我說:“考的還不錯,但不能應爲這次考了滿分,下次就考不好了,要保持!聽見了嗎?”我聽了像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。剛高興了一會兒,壞事又來了!我數學破天荒地只考了79分。我低著頭走回家,我不敢把這張試卷給爸爸媽媽看,只好藏起來了。走到家門口,我拿起我的數學試卷,正准備疊起來放進口袋裏,爸爸從家裏走出來,拿起我的數學試卷認真的看了起來。試卷只有四頁,可我覺得他看了幾個小時。“我看你靠這個分數也不能全怪你!”爸爸慢慢的說,“這裏面也有我的錯……”這天父親把這張試卷給我講了一遍,告訴我這種題的思路,那種題的做法。父親嚴格的教育,使我在期末考試時考了97分。是啊!父愛是嚴厲的!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啊!父愛是偉大的,是嚴厲的,也是慈祥的!父愛永遠是親情中最偉大、最無私的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家之子,兄長五歲孩童也。虎頭虎腦,饞嘴,無甚出衆之處。倒是一雙黑眸,閃如珍珠,清澈見底,睫毛濃密,翹而覆之,人見人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歲時,再添胞弟。産科門前,小子攢力推門。吾問何故。“欲探弟從何而生。”小子一臉認真。吾告之不可。小子問:“汝知乎?可告之耶?”吾爲之語塞,跌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居數月,小子從母市集,路人戲之:“弟可送我耶?”小子思索片刻,慎重答曰:“不可。”“獨汝一人,父母專寵。有何不可?”有人誘之。“天現場報碼母有奶,可乳小弟。他人卻無!”小子頭如撥浪之鼓,理直氣壯。衆皆失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一日,暑熱天氣,加之雪糕零食,冷熱失調,致小子腸胃不適,腹瀉不止。午時,衆皆用飯,獨家嫂勸藥,趁機誡之:“汝之腹瀉,皆因嘴饞,食零食過量。”“騙人者,長鼻!”小子不以爲然,反駁。“汝以爲是何原故?”吾問。小子蹙眉:“粥過稀也。”聞此言,舉家噴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及至五歲,小子已爲學前一員,仍苦于算術,十內加減,頗感吃力。每逢算術,手指扳遍,猶不能報數。教其法多遭,仍不見效。家人恨鐵,千錘百煉亦難成鋼。假期歸家,家人訴之,寄煅鐵爲鋼之望于吾。吾將出果盤,其中櫻桃,令小子報數。須臾,小子如數報之。吾又將出其中幾粒,小子略加思索,黑眸一轉,報上余者數目。家人核對,一粒不差。家人又以糖果考之,小子反應敏捷,應答如流。孺子可教,舉家譽之。小子更是笑靥如花。吾又以手指數目考之:“汝之十指,減其五指,爲數幾何?”小子冥思苦想,不得其果。半晌,方答:“四也。”聲若蚊蚋。吾再跌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子睡前,猶喜聆聽故事。吾五次三番爲之述《狼來了》,告誡小子不可言謊。小子問:“羊可曾言謊?”“否,羊溫良而誠信,不曾言謊。”吾答。“爲何竟遭狼啖耶?”小子小臉,盡布疑惑。吾又語塞:生活中豈替罪羔羊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子好動,家中壇罐,盡數爲之所破。家人以吾幼時言行勉之。謂之曰:“小姑自小好學而優秀,存科學家之遠志,汝當效之。”而後問其志向,小子舞動手中寶劍,朗聲道:“吾自做男人家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小子一言,思慮良久。人之長成,順之,天性也。因勢利導,切莫矯枉過正,揠苗助長,終成病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<br><br>    記得小時候,我常依偎在太奶奶身邊,天真地問她:“您怎麽老唉聲歎氣
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0 2001